木鱼哥 > 玄幻小说 > 孟隐凌邪 > 第465章 诡异的男人
    我要去苗疆!

    凌邪肯定出事了,他不会无缘无故地消失!我一定得去苗疆,亲眼看看他到底出了什么事!

    谨慎起见,我没有选择坐飞机或者火车,因为那两种交通工具,安检都非常严格,我很难不用自己的真身份证蒙混过关。而如果使用自己的真身份证的话,我担心会被警方发现行踪,甚至是直接在机场或者火车站里就被抓了。

    毕竟,地下基地里的那场屠杀,还背在我身上洗不清呢。我没法不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我打车去了客运站,随便找了个路边摆摊的中年女人,多给了她一百块钱让她用自己的身份证去替我买张票。摆摊的女人盯着我的脸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,像是要把我的样子牢牢记在脑子里,然后才收下钱去买票了。

    我站在她的摊位上等她回来,同时一直不断地警惕四周的环境,提防会不会有便衣什么的藏在附近。尽管来这里的一路上我都非常小心,但我还是没法保证,自己的行踪完全没有泄露。

    不安的情绪始终笼罩心头,我不知道究竟是不是错觉。

    蓦地,背后一阵阴冷。我飞速转身,悚然地见到一个浑身笼罩黑气的男人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太确定到底是不是男人,因为我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他朝我伸出一只手,苍白如雪的手指捏着一张去往g省的车票。

    我拜托那个摆摊女人替我买的车票,也正是去g省的。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我警惕地问。

    男人不说话,强硬地把车票塞进我的手里,随后飞快地飘走了。

    我担心是陷阱,没敢追。

    再低头看看手里的车票,上面印着的赫然是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瞬间,我只觉得彻骨的凉。

    这时,那个摆摊的女人回来了,带着满脸的呆滞和迷惑,似乎是正在回想,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跑到售票口去排队。

    而她的手上,并没有拿着车票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隐隐猜到了答案,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印证一下,于是开口问道:“大姐,票买了吗?”

    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人,都不可能这么快就忘记刚刚发生的事情,而且忘得如此彻底,连一丝印象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,不像是装的。所以唯一的答案,就是她真的不记得,自己受我之托去买票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,就是那个给我票的黑衣男人,用法术抹掉了这个摆摊女人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什么票?”摆摊女人愣愣地反问,满脸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。不好意思,我认错人了。”我随口敷衍着,随后大步走向上车的地方。

    既然逃避没有意义,又何必要躲呢?对方都已经把现成的车票塞进我手里了,干嘛不上车?

    对方既然能够用如此来无影去无踪的方式,出现到我的面前,就足以证明逃避没有任何意义。避开了这趟车,对方也照样有能力在下一辆,或者任何一辆我乘坐的车上动手脚。

    这是个明显到不明再明显的圈套。现在的问题是,我到底要不要上这趟车,进对方的圈套?

    摆摊女人见我愣愣地不回答,又催问了一遍:“什么票啊?”

    我捏着手里的车票,愈发觉得脊背发凉。
博评网